小程序
微信小程序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
公眾號
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
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產(chǎn)權研究 > 專(zhuān)家觀(guān)點(diǎn)

準確定位、措施到位: 以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推動(dòng)全國統一要素和資源大市場(chǎng)建設

來(lái)源: 時(shí)間:


     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,構建高水平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。堅持和完善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經(jīng)濟制度,毫不動(dòng)搖鞏固和發(fā)展公有制經(jīng)濟,毫不動(dòng)搖鼓勵、支持、引導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發(fā)展,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更好發(fā)揮政府作用。報告提出,建設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。堅持把發(fā)展經(jīng)濟的著(zhù)力點(diǎn)放在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上,推進(jìn)新型工業(yè)化,加快建設制造強國、質(zhì)量強國、航天強國、交通強國、網(wǎng)絡(luò )強國、數字中國。

2021年12月17日召開(kāi)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(huì )第二十三次會(huì )議上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,迫切需要加快建設高效規范、公平競爭、充分開(kāi)放的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,建立全國統一的市場(chǎng)制度規則,促進(jìn)商品要素資源在更大范圍內暢通流動(dòng)。

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決定性作用,堅持讓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站在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“C位”,迫切需要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。2022年4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意見(jiàn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,明確了加快推進(jìn)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建設的總體要求、主要目標和重點(diǎn)任務(wù),其中就要求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。

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作為我國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重要組成部分,已經(jīng)構建了獨具中國特色的市場(chǎng)體系,在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戰略中具有重要的地位。新時(shí)代賦能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成為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建設中示范性、引領(lǐng)性和推動(dòng)性的力量,新機遇賦予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承擔先行探索建設全國統一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創(chuàng )新責任,新使命賦予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實(shí)現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歷史擔當。

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是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精髓和生命

《關(guān)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意見(jiàn)》提出“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”,要素和資源包括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、資本、技術(shù)和數據、能源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應該說(shuō),《意見(jiàn)》中關(guān)于要素和資源的認知相比以前更加完善、更加科學(xué)。

簡(jiǎn)而言之,生產(chǎn)要素是指“生產(chǎn)某種商品時(shí)投入的各種資源”。馬克思提出的勞動(dòng)、土地和資本“三要素說(shuō)”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被世人認同。我國1997年十五大報告談到“把按勞分配和按生產(chǎn)要素分配結合起來(lái)”時(shí),明確提出“允許和鼓勵資本、技術(shù)等生產(chǎn)要素參與收益分配”,技術(shù)被列入生產(chǎn)要素范疇。2002年十六大報告提出要“發(fā)展產(chǎn)權、土地、勞動(dòng)力和技術(shù)等市場(chǎng)”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被放在第一位。2003年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(huì )通過(guò)《中共中央關(guān)于完善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若干問(wèn)題的決定》,提出“大力發(fā)展資本和其他要素市場(chǎng)”,其中要求積極推進(jìn)“資本市場(chǎng)”建設,以及“加快發(fā)展土地、技術(shù)、勞動(dòng)力等要素市場(chǎng)”,并從現實(shí)操作角度強調“規范發(fā)展產(chǎn)權交易”。

2017年十九大報告指出:“經(jīng)濟體制改革,必須以完善產(chǎn)權制度和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作為重點(diǎn)”。完善產(chǎn)權制度是改革的第一重點(diǎn)。具體來(lái)說(shuō),完善現代產(chǎn)權制度需要健全產(chǎn)權界定、產(chǎn)權配置、產(chǎn)權交易和產(chǎn)權保護等四根支柱性制度。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是改革的第二重點(diǎn)。我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結構性矛盾的根源在于要素配置扭曲,要推進(jìn)結構轉型、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根本途徑是深化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改革。2020年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出臺《關(guān)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(jiàn)》,提出了完善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的四大重要原則:“市場(chǎng)決定,有序流動(dòng);健全制度,創(chuàng )新監管;問(wèn)題導向,分類(lèi)施策;穩中求進(jìn),循序漸進(jìn)”,強調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。至2022年《意見(jiàn)》發(fā)布,“要素市場(chǎng)”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為“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”,強調了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、資本、技術(shù)和數據等要素與能源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等資源在統一大市場(chǎng)建設、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綠色發(fā)展和可持續發(fā)展中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。

隨著(zhù)我國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不斷發(fā)展,廣義的產(chǎn)權已經(jīng)覆蓋到各種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上。每一種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都有自己的產(chǎn)權,產(chǎn)權是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的內在屬性。土地要素中有土地產(chǎn)權,勞動(dòng)力要素中有勞動(dòng)力產(chǎn)權,資本要素中有資本產(chǎn)權,技術(shù)要素中有技術(shù)產(chǎn)權,數據要素中有數據產(chǎn)權,能源和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資源同樣也有產(chǎn)權。產(chǎn)權不同于一般的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,而是高于一般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的權利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看,產(chǎn)權是各種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的精髓和生命。

產(chǎn)權交易與要素和資源的市場(chǎng)化配置密切相關(guān)。各項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的根基和載體都涉及產(chǎn)權制度,每類(lèi)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都有產(chǎn)權,都需要上市流轉,在實(shí)踐中,各項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的配置、流轉都涉及產(chǎn)權交易。產(chǎn)權流轉順暢的目的是通過(guò)一定程序的產(chǎn)權運作和交易,使產(chǎn)權的各種權能的所有人獲得產(chǎn)權收益。因此,需要健全完善產(chǎn)權流轉市場(chǎng),建設統一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都會(huì )與此建立聯(lián)系,非標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在資本要素市場(chǎng)的作用就可以大大發(fā)揮出來(lái)。

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和產(chǎn)權制度的完善密不可分。沒(méi)有健全完善的產(chǎn)權制度,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就難以實(shí)現;沒(méi)有健康科學(xué)的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,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統一建設就會(huì )遲滯。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,事關(guān)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建設能否順利推進(jìn),事關(guān)新發(fā)展格局的構建能否順利完成。

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具有構建統一要素和資源大市場(chǎng)的制度優(yōu)勢

構建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關(guān)鍵在于打通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。建立統一開(kāi)放、競爭有序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,需要打破市場(chǎng)壁壘,破除地區分割和行業(yè)限制,實(shí)現制度規則、流通體系和市場(chǎng)監管的統一。其中,有效的制度規則是建立有效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制度性保障基礎。

中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是要素市場(chǎng)建設的先行者,經(jīng)過(guò)三十多年的探索發(fā)展,形成了行之有效的制度。1988年,武漢、四川樂(lè )山兩地在全國率先成立了產(chǎn)權交易中心。以此為開(kāi)端,中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在沒(méi)有任何國內外可借鑒經(jīng)驗的環(huán)境下探索前行,成為我國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建設的先遣隊。三十多年來(lái)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的服務(wù)范圍從最初的企業(yè)國有產(chǎn)權轉讓?zhuān)鸩酵卣沟焦蓹?、債權、知識產(chǎn)權等現代產(chǎn)權制度所涉及各類(lèi)要素的有序流轉和優(yōu)化配置,展現出旺盛的生命力和創(chuàng )造力。

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、建設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關(guān)鍵在于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的暢通無(wú)阻,需要使各種生產(chǎn)要素能夠及時(shí)有效地在生產(chǎn)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費各環(huán)節有機銜接、優(yōu)化組合、循環(huán)流轉。建設高標準、高質(zhì)量、高開(kāi)放的國際化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體系,是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先期任務(wù)。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建設發(fā)展的歷史經(jīng)驗可以為制定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制度規則提供良好的基礎性借鑒。

(一)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制度規則基礎較好。

我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是在為國有企業(yè)改革和國有經(jīng)濟結構調整服務(wù)的基礎上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。伴隨著(zhù)國有企業(yè)改革的不斷深化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交易規模迅速增長(cháng),規范程度不斷提高,市場(chǎng)影響力日益增強。特別是2004年2月1日,由國務(wù)院國資委與財政部聯(lián)合發(fā)布的《企業(yè)國有產(chǎn)權轉讓管理暫行辦法》正式實(shí)施開(kāi)始,國務(wù)院國資委及全國各級國資監管部門(mén)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文件,在產(chǎn)權界定、產(chǎn)權配置、產(chǎn)權交易和產(chǎn)權保護等四個(gè)支柱性制度建設方面,進(jìn)行了有益的探索、形成了較有效的做法、取得了較豐富的經(jīng)驗,為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的規范發(fā)展奠定了堅實(shí)的制度基礎。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類(lèi)型雖然有多種,但規范發(fā)展所需要的制度規則的基本原則具有普遍性,可以在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制度建設的基礎上進(jìn)一步探索、推進(jìn)和完善。

(二)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要素范圍較廣。

在長(cháng)期的市場(chǎng)建設實(shí)踐中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堅持提升服務(wù)功能,加快要素和資源交易業(yè)務(wù)創(chuàng )新,較好適應了我國不同發(fā)展階段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的需求。其平臺優(yōu)勢不斷顯現,交易規模呈跨越式發(fā)展。

中國企業(yè)國有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協(xié)會(huì )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中國產(chǎn)權協(xié)會(huì ))數據顯示,2021年我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5大類(lèi)業(yè)務(wù)(產(chǎn)股權、金融資產(chǎn)、自然資源、環(huán)境權益和招標采購),26類(lèi)子業(yè)務(wù),共實(shí)現交易額22.11萬(wàn)億元。在2012至2021年10年間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累計交易額突破90萬(wàn)億元,年均復合增長(cháng)率29%。截至2021年底,全國70家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共控股或參股249個(gè)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專(zhuān)業(yè)平臺,發(fā)展包括產(chǎn)權交易投融資參與方、經(jīng)紀機構、會(huì )計審計機構、法律服務(wù)機構、拍賣(mài)和招投標代理機構、資產(chǎn)評估機構、金融科技服務(wù)機構等各類(lèi)會(huì )員9.6萬(wàn)余家。

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體系的服務(wù)范圍已經(jīng)深入到國民經(jīng)濟和社會(huì )生活的多個(gè)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,對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著(zhù)關(guān)鍵的支撐作用,推動(dòng)了先進(jìn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,提升了生產(chǎn)要素優(yōu)化配置水平,促進(jìn)了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的和諧穩定。在統一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建設進(jìn)程中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需要突破原有交易范疇的局限,在原來(lái)的建設國有資產(chǎn)流轉平臺的做法和經(jīng)驗的基礎上,探索和創(chuàng )新以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為核心的全要素、全資源交易業(yè)務(wù)。比如,2014年12月投資成立的貴陽(yáng)大數據交易所,先后推出“數據星河”“數+12”戰略,增強核心競爭力,成為全球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。

(三)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設施聯(lián)通標準較高。

我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通常由各地政府批準設立的國有企業(yè)或事業(yè)單位屬性的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作為主體,其交易行為也須受?chē)壹跋鄳胤降膰Y管理、財政、金融及其他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多重監管。

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從某種意義上講是“社會(huì )公器”,是組織各類(lèi)資產(chǎn)、資本、要素交易的“中立方”,要承擔多種社會(huì )職能,社會(huì )公信力較強。2011年,由中紀委推動(dòng)、國務(wù)院同意、民政部登記注冊,國務(wù)院國資委成立了中國產(chǎn)權協(xié)會(huì )。作為國務(wù)院國資委組建的唯一一家全國性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,其協(xié)會(huì )黨委受?chē)鴦?wù)院國資委黨委直接領(lǐng)導。在有效促進(jìn)市場(chǎng)信息的聯(lián)通、統一產(chǎn)權交易信息發(fā)布機制方面,中國產(chǎn)權協(xié)會(huì )搭建了“全國產(chǎn)權行業(yè)信息化綜合服務(wù)平臺”,為其他類(lèi)別要素和資源交易信息平臺的建設提供了借鑒。

在國務(wù)院國資委和各級國資監管部門(mén)、中國產(chǎn)權協(xié)會(huì )的領(lǐng)導下,我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始終堅持規范化、市場(chǎng)化、數字化、國際化的發(fā)展方向,以完善產(chǎn)權制度、要素資源的市場(chǎng)化配置為主線(xiàn),已在全國范圍內,重點(diǎn)圍繞理論體系、制度(法規)體系、信息(網(wǎng)絡(luò ))體系、信用(文化)體系、自律與風(fēng)險防控體系、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體系、標準化體系和教育培訓體系等八大體系,建成了高標準互聯(lián)互通的全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基礎設施。

2021年12月國務(wù)院辦公廳印發(fā)《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(diǎn)總體方案》提出,健全要素市場(chǎng)治理,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要素協(xié)同配置效應。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,需要健全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運行機制、提升要素和資源交易監管水平。雖然這些目標已經(jīng)超出了傳統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的基礎交易范疇,針對的是如何更專(zhuān)業(yè)、更優(yōu)化、更高效、更公平地實(shí)現市場(chǎng)化配置要素和資源的問(wèn)題,但是,發(fā)展新格局賦予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開(kāi)拓進(jìn)取的責任和使命,在統一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建設中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需要積極參與健全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化交易平臺的建設工作,特別是圍繞科技成果、大數據等現代要素的交易和能源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等資源的配置,進(jìn)一步深入推進(jìn)相關(guān)體系的拓展、創(chuàng )新,形成涵蓋產(chǎn)權界定、價(jià)格評估、流轉交易、擔保、保險等業(yè)務(wù)的綜合服務(wù)體系,促使全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高標準的互聯(lián)互通基礎設施進(jìn)一步提升,促進(jìn)要素與資源市場(chǎng)暢通流動(dòng)。

鼓勵先行構建重點(diǎn)區域統一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

近兩年,《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(jiàn)》《國務(wù)院辦公廳關(guān)于印發(fā)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(diǎn)總體方案的通知》相繼印發(fā)實(shí)施,加上最新公布的《意見(jiàn)》,多輪中央層面謀劃部署的重磅文件都釋放出進(jìn)一步深化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改革的信號。但是,我國疆域廣闊,各地資源稟賦差異較大,要求全國齊頭并進(jìn)并不現實(shí)。統一大市場(chǎng)并非要求全國整齊劃一,而是在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前提下,結合區域重大戰略和區域協(xié)調發(fā)展戰略的實(shí)施,優(yōu)先開(kāi)展區域市場(chǎng)一體化建設。

在落實(shí)中央工作部署上,各地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堅持問(wèn)題導向,相互借鑒有益經(jīng)驗,理清思路、明確重點(diǎn)。特別是長(cháng)三角產(chǎn)權交易共同市場(chǎng)和廣東領(lǐng)銜打造的粵港澳大灣區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,大力推動(dòng)“軟制度”的統一和“硬設施”的聯(lián)通,已經(jīng)顯著(zhù)提升了區域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競爭效率。

(一)健全城鄉統一的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,為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提供基礎性要素支撐。

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,全面推進(jìn)鄉村振興。堅持農業(yè)農村優(yōu)先發(fā)展,堅持城鄉融合發(fā)展,暢通城鄉要素流動(dòng)。扎實(shí)推動(dòng)鄉村產(chǎn)業(yè)、人才、文化、生態(tài)、組織振興??梢哉f(shuō),盤(pán)活農村產(chǎn)權,促進(jìn)農村與城市要素市場(chǎng)一體化,是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于鄉村振興的一個(gè)重點(diǎn)工作。

作為形成財富的原始要素,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是人類(lèi)從事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所依賴(lài)的基本生產(chǎn)要素,對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起到至關(guān)重要的作用。廣東在全國率先完成了省域資源環(huán)境承載能力和國土空間開(kāi)發(fā)適宜性評價(jià),推進(jìn)省市縣鎮四級國土空間規劃編制,率先實(shí)施用地計劃指標改革;全面推進(jìn)了拆舊復墾、墾造水田及指標交易,激活沉睡的農村土地資產(chǎn)和產(chǎn)權,推進(jìn)城鄉統籌發(fā)展;完成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項試點(diǎn),為集體經(jīng)營(yíng)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提供了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。作為經(jīng)濟、用工和制造業(yè)大省,廣東的人力資本需求巨大,人力資本市場(chǎng)成為勞動(dòng)者就業(yè)和人力資源流動(dòng)配置的主渠道,各類(lèi)人才資源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實(shí)現招聘、求職、流動(dòng),戰略性新型企業(yè)招聘、高端人才求職及流動(dòng)市場(chǎng)配置比例達90%以上。

我國幅員遼闊,東中西部地區的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要素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不均衡,全國性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要素的統一市場(chǎng)建設,需要區域性市場(chǎng)先期探索和成熟。以廣東為節點(diǎn),可以考慮在珠三角、粵港澳大灣區推行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要素市場(chǎng)一體化的建設。以此為參照,可以分別在長(cháng)三角地區、京津冀地區、長(cháng)江中游城市群、成渝地區雙城經(jīng)濟圈等區域探索土地、勞動(dòng)力要素市場(chǎng)配置一體化機制體制。在此基礎上,加快探索完善土地和勞動(dòng)力要素市場(chǎng)統一建設的政策協(xié)同、多層次多領(lǐng)域一體化合作的制度。

(二)加快發(fā)展統一的多層次資本市場(chǎng),為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提供金融動(dòng)能。

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,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更好發(fā)揮政府作用。要素和資源的優(yōu)化配置,資本市場(chǎng)承擔著(zhù)非常重要的職責。2015年《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深化國有企業(yè)改革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中明確表述:產(chǎn)權交易市場(chǎng)與證券交易市場(chǎng)平列,同屬于資本市場(chǎng)。作為資本市場(chǎng)重要組成部分的非標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,需要加快探索與標準資本市場(chǎng)的對接、融合和一體化,在未來(lái)資源配置進(jìn)程中共同發(fā)揮決定性作用。

多年來(lái),上海聯(lián)交所發(fā)揮在非標資產(chǎn)交易方面形成的平臺優(yōu)勢,通過(guò)跨境業(yè)務(wù)、離岸業(yè)務(wù)的積極探索,積極促進(jìn)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與證券市場(chǎng)雙輪驅動(dòng)、非標與標準化資本市場(chǎng)有效對接,做強做大國內國際金融大循環(huán)。當前,在浦東新一輪開(kāi)發(fā)開(kāi)放的發(fā)展形勢下,加快推進(jìn)上海全球資管中心建設,是打造浦東“引領(lǐng)區”的重要組成部分,這將為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提升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提供新平臺。

在廣東,證券市場(chǎng)與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共融發(fā)展的復合型資本市場(chǎng)體系逐步形成。以廣東省交易控股集團和廣州、深圳交易集團為代表的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,已經(jīng)發(fā)展成為要素和資源高效配置的非標準化、復合型資本市場(chǎng)樞紐,直接服務(wù)包括上市公司在內的所有市場(chǎng)主體。目前,全省產(chǎn)權、股權、金融資產(chǎn)交易市場(chǎng)相繼完成整合,具有中國特色的多元化金融基礎設施基本形成。

在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進(jìn)程中,依托上海、廣東的做法和經(jīng)驗,繼續探索健全完善產(chǎn)權制度,加快發(fā)展統一的多層次資本市場(chǎng),促進(jìn)產(chǎn)權非標資本市場(chǎng)與標準資本市場(chǎng)的對接和共融,推進(jìn)各類(lèi)非標資產(chǎn)證券化,鼓勵要素交易平臺與各類(lèi)金融機構、中介機構合作,可以推動(dòng)資本要素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更加規范化、標準化,為其他要素和資源的統一市場(chǎng)建設提供金融動(dòng)能。

(三)加快培育統一的技術(shù)和數據市場(chǎng),為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提供創(chuàng )新支持。

科學(xué)技術(shù)是第一生產(chǎn)力,創(chuàng )新是引領(lǐng)發(fā)展的第一動(dòng)力。2020年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(jiàn)》,明確了完善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的具體舉措,在技術(shù)要素方面,著(zhù)力激發(fā)技術(shù)供給活力,促進(jìn)科技成果轉化。

世界主要國家建立了比較規范成熟的技術(shù)交易市場(chǎng)。美國國家技術(shù)轉移中心(NTTC)、歐洲創(chuàng )新轉移中心(IRC)、德國創(chuàng )新市場(chǎng)(IM)、日本的Technomart、英國技術(shù)集團(BTG)、韓國技術(shù)交易所(KTTC),通過(guò)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和數據庫的平臺建設、風(fēng)險投資保障、多主體投資等手段,建立了較為有效的技術(shù)轉移體系、技術(shù)交易服務(wù)體系,促進(jìn)了本國或地區間的科技成果轉化。

我國在技術(shù)產(chǎn)權、知識產(chǎn)權等要素市場(chǎng)的建設方面也進(jìn)行了有力探索。比如,廣東省交易集團牽頭組建的廣州知識產(chǎn)權交易中心,通過(guò)交易制度、流程、模式、品種創(chuàng )新等方式,充分發(fā)揮粵港澳知識產(chǎn)權要素集聚優(yōu)勢,使其逐步升級為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知識產(chǎn)權交易中心。廣東知識產(chǎn)權綜合發(fā)展指數和區域創(chuàng )新能力連續多年居全國首位,知識產(chǎn)權質(zhì)押登記融資金額等均排名全國第一。

在數據要素市場(chǎng)的建設上,我國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也初見(jiàn)成效。2014年12月投資成立的貴陽(yáng)大數據交易所成為世界第一個(gè)大數據交易機構,2019年12月山東產(chǎn)權交易中心投資并控股的省數據交易公司,成為全國第二家大數據交易所。2021年11月成立的上海數據交易所,全新構建“數商”新業(yè)態(tài),形成全國首發(fā)的數商體系、數據交易配套制度、全數字化數據交易系統、數據產(chǎn)權登記憑證、數據產(chǎn)品說(shuō)明書(shū),在推動(dòng)上海城市數字化轉型、引領(lǐng)全國數據要素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方面作出創(chuàng )新。廣東2021年出臺《廣東省數據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改革行動(dòng)方案》,推動(dòng)數據新型基礎設施、數據運營(yíng)機構和數據交易場(chǎng)所等核心樞紐建設,初步構建起協(xié)同高效的數據要素流通體系,推動(dòng)數據資源有序跨境流通。2022年9月30日,廣東省級數據交易所成立,在數據交易模式、交易主體、交易標的、交易生態(tài)、交易安全和應用場(chǎng)景等方面開(kāi)展了一系列創(chuàng )新。

總之,為加快培育統一的技術(shù)和數據大市場(chǎng),我國不少區域已在技術(shù)要素、數據要素產(chǎn)權交易等方面進(jìn)行了有效的探索和創(chuàng )新。未來(lái),在現有經(jīng)驗的基礎上,各地區可通過(guò)完善技術(shù)成果轉讓價(jià)格形成機制、技術(shù)成果轉化公開(kāi)交易與監管體系等方式,進(jìn)一步推進(jìn)科技成果轉化和交易;可借助大數據健全科技成果交易平臺,完善數據“數價(jià)”和信息使用費形成機制,依法合規開(kāi)展數據交易,引導培育大數據交易市場(chǎng)。

(四)培育發(fā)展統一的用能權和碳排放權交易市場(chǎng),積極參與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建設與國際碳交易。

能源市場(chǎng)和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市場(chǎng)密不可分,治污成本和用能成本密切相關(guān)。要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必須從立足能源與生態(tài)安全的大格局出發(fā)。

上海環(huán)境能源交易所依托上海成熟的綠色金融和資本市場(chǎng)體系,正在大力推進(jìn)全國碳排放交易市場(chǎng)的金融化探索,推動(dòng)金融市場(chǎng)與碳市場(chǎng)的合作與聯(lián)動(dòng)發(fā)展,促進(jìn)以碳排放權為基礎的各類(lèi)場(chǎng)外和場(chǎng)內衍生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,為交易主體提供多樣化風(fēng)險管理工具,逐步將上海打造成國際碳交易中心、碳定價(jià)中心和碳金融中心。

廣東省擁有碳排放現貨市場(chǎng)和期貨市場(chǎng)兩個(gè)市場(chǎng)平臺,具有能源和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交易品種開(kāi)發(fā)、綠色金融增值服務(wù)等方面的市場(chǎng)優(yōu)勢,初步構建了統一的環(huán)境與資源要素配置平臺,開(kāi)展了排污權、水權、用能權等環(huán)境權益交易及綠色金融創(chuàng )新,為粵港澳大灣區環(huán)境資源市場(chǎng)化優(yōu)化配置與綠色金融服務(wù)提供有力支撐。

上海和廣東兩地可以加快構建國際化的、統一的環(huán)境與資源要素優(yōu)化配置市場(chǎng)平臺,開(kāi)展排污權、水權、用能權、碳排放權等環(huán)境權益交易,拓展碳基金、碳質(zhì)押、碳保險、碳債券、碳信托、碳期貨、碳指數等金融產(chǎn)品業(yè)務(wù),充分發(fā)揮碳排放權融資功能,滿(mǎn)足交易主體多元融資需求,推進(jìn)形成多層次碳市場(chǎng)和打造有國際影響力的碳市場(chǎng)交易中心,為全國環(huán)境能源統一市場(chǎng)的建設發(fā)揮引領(lǐng)性作用。

(五)建設服務(wù)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新型交易平臺,推動(dòng)數字經(jīng)濟和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融合發(fā)展。

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(fā)后,全球范圍內立足數字技術(shù)的全球化要素和資源重組帶來(lái)的增長(cháng)機會(huì ),已經(jīng)成為推動(dòng)國際貿易增長(cháng)和全球經(jīng)濟復蘇的重要力量。數字技術(shù)應用改變了傳統經(jīng)濟形態(tài),通過(guò)算法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重新鏈接起來(lái),生產(chǎn)方式將發(fā)生重大變革,可以為打破區域壁壘、行業(yè)壁壘提供技術(shù)路徑、解決方法,促進(jìn)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形成,助推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的建設。

數字化生產(chǎn)的接單分解、生產(chǎn)組織過(guò)程都是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推進(jìn),且不以企業(yè)為中心組織生產(chǎn),而以產(chǎn)品為中心組織生產(chǎn),可以實(shí)現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與消費鏈和供應鏈智能互聯(lián)、與消費者和服務(wù)者平臺智能互聯(lián)、與社會(huì )資源智能匹配,是非常新的生產(chǎn)組織方式。它可使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的效率一直延伸到供應鏈和客戶(hù)端,可大大提高整個(gè)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的效率,同時(shí)也可伴隨出現新的智能化金融服務(wù)。

建設全國統一要素與資源大市場(chǎng),產(chǎn)權交易市場(chǎng)的交易品種、業(yè)務(wù)量、投資者、信息數據等將大幅增長(cháng),需要處理更多的交易業(yè)務(wù)和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,加強交易平臺的數字化智能化建設,迫在眉睫、催人奮進(jìn)。2021年5月,中國產(chǎn)權協(xié)會(huì )數字產(chǎn)權委員會(huì )成立,提出創(chuàng )新應用新場(chǎng)景、新生態(tài),推進(jìn)產(chǎn)權交易行業(yè)的數字化轉型,部分地區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已經(jīng)行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比如,重慶聯(lián)合產(chǎn)權交易所采用3D可視化等技術(shù),創(chuàng )建交易場(chǎng)所智能化綜合管理平臺,在數字化治理方面取得了一些經(jīng)驗。接下來(lái),全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需要加快推進(jìn)數字化轉型,加快數字產(chǎn)權建設進(jìn)程,打造全數字化的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。

可以預見(jiàn),在不遠的將來(lái),依托人工智能、算法算力、元宇宙等數字技術(shù)和工具建立的能有效服務(wù)數字經(jīng)濟的新產(chǎn)權交易平臺將會(huì )誕生,它可以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跨區域跨行業(yè)的政策協(xié)同、多層次多領(lǐng)域一體化合作,有效推動(dòng)區域發(fā)展一體化機制制度創(chuàng )新,帶來(lái)一種與傳統做法完全不同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化配置方式。

加快推進(jìn)全國統一要素和資源大市場(chǎng)建設的建議

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,毫不動(dòng)搖鞏固和發(fā)展公有制經(jīng)濟,毫不動(dòng)搖鼓勵、支持、引導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發(fā)展,充分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更好發(fā)揮政府作用。這充分表明,中國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是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基礎上的公有與非公有的“共贏(yíng)”。這也意味著(zhù),推進(jìn)資源市場(chǎng)化配置的順利進(jìn)行,推進(jìn)全國統一要素和資源大市場(chǎng)的建設,需要公有制和非公有制兩類(lèi)主體探索創(chuàng )新共同協(xié)作的方式方法。

黨的二十大報告還提出,深入實(shí)施區域協(xié)調發(fā)展戰略、區域重大戰略、主體功能區戰略、新型城鎮化戰略,優(yōu)化重大生產(chǎn)力布局,構建優(yōu)勢互補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區域經(jīng)濟布局和國土空間體系。這就對先行建設區域統一的生產(chǎn)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提出了明確要求。

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是我國近幾年來(lái)改革的重點(diǎn)工作之一,也是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。打造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體系,一方面,要有效打破區域封鎖和市場(chǎng)分割,形成要素和資源跨區域流動(dòng)的體制機制,持續推動(dòng)區域要素市場(chǎng)的協(xié)同性和一致性提升,實(shí)現城鄉、區域、行業(yè)之間生產(chǎn)要素的統一高效優(yōu)化配置格局,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要素市場(chǎng)功能;另一方面,要有效溝通公有制和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,拓展公共資源交易平臺的功能,盤(pán)活存量資產(chǎn)擴大有效投資,形成以公有制為主體、各類(lèi)所有制參與的要素和資源優(yōu)化配置的體制機制,促進(jìn)國有資本與非公資本雙向深度融合。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需要逐步搭建起服務(wù)國有企業(yè)與民營(yíng)企業(yè)混改的橋梁,從原有的以國有資產(chǎn)流轉為核心的制度性平臺逐步向以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化配置為核心的全要素、全資源交易平臺轉變。

綜上所述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雖然已經(jīng)具備構建統一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的基礎設施載體,但鑒于全國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存在不平衡性,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存在區域和行業(yè)間的差異性,建議國家可以選擇改革需求迫切、工作基礎較好的區域優(yōu)先開(kāi)展試點(diǎn),為推進(jìn)全國統一要素資源大市場(chǎng)建設積累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。為此,需要做好加強頂層設計、夯實(shí)基礎設施,以及健全服務(wù)體系等三個(gè)方面的工作。

(一)加強頂層設計。

“不謀萬(wàn)世者,不足謀一時(shí);不謀全局者,不足謀一域?!苯y一大市場(chǎng)建設,要求立足全局高度,對區域間、行業(yè)間、各方面、各層次、各要素進(jìn)行統籌規劃,破除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化配置的壁壘,以便集中有效資源,高效快捷地實(shí)現目標。

一是加強全國性法律法規的制定和執法,保證全國“一盤(pán)棋”。各地區應當服從全國大局,相互協(xié)調,避免無(wú)序的交易牌照資源競爭,以及設置區域壁壘、條塊分割的做法。要全面加強全國執法檢查和保障,廢除不符合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建設目標的地方性法規,為推動(dòng)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構建減少制度壁壘。

二是在國家重點(diǎn)戰略區域、省級層面先行先試。國家有關(guān)職能部門(mén)可以依托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,深化公共資源與非公共資源交易融合發(fā)展,研究明確各類(lèi)要素和資源交易納入統一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平臺體系的標準、規則、流程和方式,積極破除要素和資源交易領(lǐng)域的區域壁壘、條塊分割。

三是建立區域合作機制,多路徑探索跨區域協(xié)同發(fā)展模式。地方政府關(guān)于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的政策和制度設計,應當堅決杜絕設置“小市場(chǎng)”,不應當固守屬地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的數量和規模??梢灾С之a(chǎn)權交易機構之間跨區域和跨所有制交叉持股、并購重組。

四是發(fā)揮中國產(chǎn)權協(xié)會(huì )等行業(yè)組織作用,通過(guò)制定行業(yè)規范、標準、自查自糾等措施,強化行業(yè)自律,有效防范風(fēng)險。

目前,長(cháng)江流域、黃河流域、泛珠三角、西部、東北等區域先后成立了產(chǎn)權交易共同市場(chǎng)或聯(lián)盟,常州創(chuàng )業(yè)投資集團聯(lián)合多家省級交易機構共同打造以e交易平臺為代表的聯(lián)合共享模式,武漢光谷聯(lián)合產(chǎn)權交易所建成覆蓋全省17個(gè)市州、直管市的分支機構體系,這些做法推動(dòng)了產(chǎn)權交易資本市場(chǎng)向集團化、規?;l(fā)展。這些做法是產(chǎn)權交易市場(chǎng)對推動(dòng)跨區域經(jīng)濟一體化發(fā)展的重大探索,也為建設全國統一要素與資源市場(chǎng)做了充分的前期準備。

(二)夯實(shí)基礎設施。

《意見(jiàn)》提出,“完善市場(chǎng)信息交互渠道,統一產(chǎn)權信息發(fā)布機制,實(shí)現全國產(chǎn)權交易市場(chǎng)聯(lián)通”。實(shí)現市場(chǎng)信息機制的互聯(lián)互通,是構建高標準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重要基礎。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應當繼續夯實(shí)基礎設施,強化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對信息渠道的互通共享,便利市場(chǎng)主體信息之間的互聯(lián)互通。

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需要依據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需求的變化,加快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數字孿生等飛速發(fā)展的技術(shù)應用,建立健全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一體化平臺,大力發(fā)展平臺信息資源的共享模式。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可通過(guò)依法公開(kāi)市場(chǎng)主體、投資項目、創(chuàng )新資源、產(chǎn)量產(chǎn)能等信息,不斷提升各交易機構的服務(wù)品質(zhì)與服務(wù)效率,分享行業(yè)交易信息,同時(shí)竭力消除“信息孤島”,推進(jìn)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體系的互聯(lián)與互通。主要在以下三個(gè)方面著(zhù)力。

一是平臺聯(lián)通,深化整合多地、各類(lèi)型要素和資源的交易平臺。提升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能級,有效實(shí)現土地、勞動(dòng)力、資本、技術(shù)和數據等五大重點(diǎn)要素以及能源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等資源的規范化交易。注重產(chǎn)權交易平臺與其他平臺的融合鏈接,實(shí)現不同區域、不同平臺間的信息有效聯(lián)動(dòng),加快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數字化轉型。

二是流程管理,通過(guò)產(chǎn)權交易平臺進(jìn)行交易流程全生命周期規范化和數字化管理。通過(guò)對確權、登記、托管、信披、推介、交易、結算、數據等流程進(jìn)行數字化管理,推動(dòng)非標市場(chǎng)與標準化資本市場(chǎng)基礎設施的互聯(lián)互通,對標標準化資本市場(chǎng)流程監管,提高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交易的規范性和流動(dòng)性。

三是風(fēng)險防范,推動(dòng)“一網(wǎng)交易+大數據+監管”模式建設。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通過(guò)數字化、專(zhuān)業(yè)化、精準化、增值化以及全流程的增值服務(wù),通過(guò)量化測度、評估模型、預警管控、脆弱性判斷等流程建立風(fēng)險防控體系,實(shí)現監管業(yè)務(wù)的數字化實(shí)時(shí)記錄、及時(shí)處理,并與“一網(wǎng)通辦”等多平臺基礎設施連通,為聯(lián)合監管提供數字化信息通道。遵照《意見(jiàn)》“健全統一的社會(huì )信用制度”,深化完善征信體系建設,對交易參與主體進(jìn)行全方位多維度信用評價(jià),同時(shí)依托大數據分析,加強對風(fēng)險防范、信用分析、定價(jià)估值的精準判定,豐富監管手段。

(三)健全服務(wù)體系。

產(chǎn)權是要素和資源的精髓和生命,完善的產(chǎn)權制度、健全的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體系有利于統一要素和資源大市場(chǎng)的建設。

三十多年來(lái)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立足基礎交易,不斷拓展業(yè)務(wù)范疇、創(chuàng )新管理方法、提升服務(wù)質(zhì)量,在廣度、深度和質(zhì)量上下功夫,形成了“八八六六”服務(wù)體系?!鞍税肆狈?wù)體系中,第一個(gè)“八”指八大模式,即信息模式、會(huì )員模式、推介模式、交易模式、盈利模式、數據模式、結算模式、風(fēng)控模式;第二個(gè)“八”指八大屬性,即流動(dòng)性、配置性、可度量性、融資性、低成本性、盈利性、跨地域性、規范性;第一個(gè)“六”指六個(gè)服務(wù),即服務(wù)國資國企改革發(fā)展、服務(wù)企業(yè)并購重組和混改、服務(wù)企業(yè)增資擴股、服務(wù)知識產(chǎn)權和技術(shù)交易、服務(wù)科技企業(yè)資本運作、服務(wù)各類(lèi)生產(chǎn)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;第二個(gè)“六”指六大功能,即信息集散功能、價(jià)格發(fā)現功能、產(chǎn)權融資功能、要素配置功能、價(jià)款結算功能、規范交易功能。事實(shí)證明,“八八六六”服務(wù)體系有效推動(dòng)了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的良性發(fā)展。

在打造統一要素和資源大市場(chǎng)的歷史進(jìn)程中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應堅定不移、持之以恒、奮發(fā)有為、敢爭一流,以“八八六六”等服務(wù)體系為基礎和依托,加快新型數字化技術(shù)的創(chuàng )新應用,不斷深化服務(wù)改革、創(chuàng )新服務(wù)模式、增強服務(wù)質(zhì)量,拓展產(chǎn)權交易市場(chǎng)化的空間廣度、內涵深度、配置高度,推動(dòng)產(chǎn)權資本市場(chǎng)可持續健康發(fā)展。

通過(guò)健全完善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數字化服務(wù)體系,摒棄小步快跑、中速發(fā)展的傳統思維,立足由中速向高速、極速發(fā)展,抓住可以形成龐大新市場(chǎng)的元宇宙應用等每一個(gè)重要機遇,拓展可以形成交易流量的每一個(gè)市場(chǎng)平臺,開(kāi)發(fā)可以推動(dòng)規?;灰椎拿恳粋€(gè)產(chǎn)品,聯(lián)合可以合作的每一家機構,培養可以成長(cháng)為領(lǐng)軍人物的每一位產(chǎn)權人,構筑“平臺型、流量型、數據型、網(wǎng)絡(luò )型、控股型”的具有跨國影響力和輻射力的現代化非標市場(chǎng)交易集團。

在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(chǎng)的歷史進(jìn)程中,我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的內涵與外延將極大豐富,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將進(jìn)一步助推新發(fā)展格局形成;資本市場(chǎng)功能將不斷完善,將進(jìn)一步強化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,服務(wù)國資國企和相關(guān)企業(yè)的改革發(fā)展,激發(fā)科技創(chuàng )新新動(dòng)能,促進(jìn)科技成果轉化為生產(chǎn)力,布局與推動(dòng)科技產(chǎn)業(yè)和科技企業(yè)集群形成,活躍企業(yè)并購及混改重組和增資擴股,支持各類(lèi)所有制企業(yè)數字化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

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(kāi),中國共產(chǎn)黨帶領(lǐng)全國各族人民奮力譜寫(xiě)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更加絢麗的華章。在黨的二十大精神指引下,中國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將不斷探索創(chuàng )新、開(kāi)拓進(jìn)取,在健全完善產(chǎn)權市場(chǎng)、優(yōu)化要素和資源市場(chǎng)化配置的偉大實(shí)踐中,增強配置全球生產(chǎn)要素的能力,培育與發(fā)展先進(jìn)生產(chǎn)力,為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充分發(fā)揮光和熱?。ㄗ髡撸褐苄∪?,現任上海聯(lián)合產(chǎn)權交易所黨委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;蔡敏勇,中國企業(yè)國有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協(xié)會(huì )首任會(huì )長(cháng),上海聯(lián)合產(chǎn)權交易所原黨委書(shū)記、總裁;熊忠輝,新聞學(xué)博士,上海老科協(xié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)

?
】 【打印】 【關(guān)閉
中國企業(yè)國有產(chǎn)權交易機構協(xié)會(huì ) 主辦